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拿奖到手软,电影《寄生虫》成功的背后:能不能有尊严的活着登望岛

拿奖到手软,电影《寄生虫》成功的背后:能不能有尊严的活着登望岛

图片说明:拿奖到手软,电影《寄生虫》成功的背后:能不能有尊严的活着登望岛,。

文:李青梅


如果可以好好做个人,谁会去做寄生虫呢?


《寄生虫》是一部引人深思的优秀电影。获得了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,在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中,获得最佳导演奖、最佳原创剧本奖、最佳国际影片奖,可谓拿奖到手软。


韩国导演奉俊昊在电影中呈现了社会阶级分化,巨大的贫富差距,冷酷残忍的现实,将其一一摄取在镜头中。电影没有用悲伤和冷峻的笔调去述说,相反,在喜剧中将讽刺一点点展现,没有非黑即白的直白对比,饱含对人性的深刻剖析。每个人都有其特点,包括好的和坏的,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,无论是"宿主"还是"寄生虫",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活着。区别只在于能否保有尊严的活着。


电影《寄生虫》海报


电影情节

一家四口,父母失业,儿女失学,租住在半地下室,生活拮据难堪。好在一家人感情甚笃,并且都愿意上进奋斗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长子基宇的朋友介绍给基宇一份去有钱人家做家教的工作。基宇有知识有文化有能力,可是因为受服兵役的影响,再加上目标院校定的高远并没有考上大学。于是在颇具艺术设计才华的妹妹基婷的帮助下,伪造学历证书,去担任家教,基宇一家人抓住这次机会,想办法把妹妹基婷,爸爸,妈妈依次"介绍"进富豪家,一家人都获得了难得的工作机会,眼看着生活就要有起色。


生活拮据,住在半地下室,在“特定位置”才能蹭到免费wifi


一家人都获得工作后,在半地下室聚餐庆祝


有一天,主人家全家出外游玩,基宇一家四口抓住机会在主人豪宅里狂欢。突然,前管家雨夜造访,声称有东西落在地下室,基宇妈妈心软放其进来。


落在地下室的,是前管家的老公,一个为了躲债,在地下室底下的黑暗防空洞里,靠老婆偷偷喂养了四年的奇人。基宇一家人的震惊自不用说,然而,基宇一家人以欺骗手段进入主人家的事情也暴露了。两个家庭为了能够继续留在主人家而大打出手,剑拔弩张


电影情节陷入了巨大的荒诞中:本应同一阵营的穷人怒目相向,为了能够依附于富豪家,他们不惜要除掉对方。


趁主人不在家,基宇一家四口狂欢


两个家庭拼命打斗


电影的高潮发生在主人家小儿子多颂的生日宴会上,基宇为了能够摆脱穷人的运道,幻想和主人家的大女儿多蕙开花结果,真正的跻身上流社会,决定带着石头,去"解决"地下室底下防空洞里的"麻烦"。这块石头是朋友介绍自己这份工作的时候,送给自家的礼物,"石"来运转,他们一家四口才有了可靠的工作,他希望自己可以继续用这块石头,守护家庭"成果"。不成想,他反被防空洞奇人反制,这块石头砸向了自己的脑袋。


生日宴上,在黑暗中躲了四年的奇人拿起菜刀,砍死了基婷。看到女儿倒下,妈妈冲上前去与防空洞奇人搏斗,基宇妈妈曾经是链球选手,身体素质全家第一。这一场面吓晕了主人家小儿子多颂,主人朴社长怒吼着让司机——基宇爸爸快点开车送多颂去医院,基宇爸爸用手捂着女儿的伤口六神无主,朴社长眼看基宇爸爸不能成事,于是大喊着让他把车钥匙扔过去,基宇爸爸在惶恐中,钥匙扔的不高,恰好被倒地而亡的奇人压在背下,朴社长上前去拿钥匙,他反感其身上的"气味",捏着鼻子去拿钥匙。这一举动激怒了基宇爸爸,长期以来的压抑彻底爆发,在冲动之下,他上前砍死了朴社长,随后逃跑


基宇爸爸逃向哪里呢?他想到了一个"好"去处,他接替奇人住进了豪宅地下室底下的防空洞里,“人间蒸发”了。


基宇被抢救醒过来,却留下严重的后遗症。基宇妈妈身体也变得孱弱。在基宇的幻想中——幻想可以上学、工作、挣钱,买下这座豪宅,和防空洞爸爸团聚,电影结束了。


朴社长捏鼻,去取车钥匙


基宇爸爸“人间蒸发”


其实,基宇爸爸是从车库返回别墅,偷偷躲进地下防空洞


活着?还是尊严?

电影的深刻之处,在于对人生存状态的揭示。


不愿做寄生虫?却还是寄生虫。


为了活着,尊严?算了吧,能活着就好。基宇一家四口,没有一个人是游手好闲之辈。相反,妈妈曾是运动员,充满毅力和拼劲。爸爸曾有过多份工作,一次一次失败,却一次次站起来重新开始,虽然为人变得不敢再去做什么大计划,但还是会为了家庭而努力。长子基宇坚信自己一定可以考到理想的高校,举着伪造的文凭,他仰着头对爸爸说:爸爸,请相信我一定可以考上这所学校的,就当作我提前拿到了学位吧!他对自己的能力没有怀疑,对于欺骗的行为,觉得只是一种"借用",预支自己未来的身份。妹妹基婷聪明伶俐,有艺术才华,虽然失学无业,其创作才华和能力却不可否认。


问题来了,这么优秀的一家人,为什么还处于这样难堪的生活状态中?电影中用一两句台词四两拨千斤的回答了这个问题:


"在现在这个一个保安都有几百个大学生竞争的社会中,我们全家人居然都能找到工作,真是太好了"。


社会无法承载,普通老百姓,又如何安置自己的一生呢?


他们一家人不惜用欺诈的手段去获得工作,希望以正常工作谋生的人,自然是不愿意做社会的寄生虫的。不愿做寄生虫?却还是寄生虫。他们全家人的努力成果,就是全家寄生在富豪家里了。


  1. 谁给钱,谁就是宿主,文明的说法就是主人,东家。
  2. 谁干活,谁收钱,谁就是寄生虫,文明的说法就是家教,司机,管家佣人。

何以至此?因为如果只是普通的雇佣关系,双方应该是平等的,合作的。即使解除关系,两方也应该是互相可以接受的。


然而影片中呈现的是,雇佣关系是靠欺诈获得,主人家希望这些下人们能够守好界限,一旦他们有越界行为,便会解雇。一旦解雇,对于主人家而言毫无损失,而对受雇者而言,是生计的毁灭,是家庭的停泊,会带来生存危机这可不就是宿主与寄生虫的关系?寄生虫没有能力独自活下去,于是拼命的想要在宿主这里活下来。


活着?还是尊严?


先活着吧。骗就骗了,杀就杀了,即使模样难看,也要活着。尊严,还是算了吧。


在主人雨夜突然归家以后,基宇一家人离开富豪别墅,连夜冒雨逃往半地下室


我要尊严,哪怕只是片刻

为了活着,尊严可以不要。


可是,如果死了呢?


曾经为了活着,卑躬屈膝,坏事没少干,良心什么的不去思索。可是,突然间,人没了,聪明有才华的女儿基婷,被疯子砍中心脏,鲜红的血不停地往外冒。所有人都在惊恐的逃跑,只有做司机的爸爸守护在基婷身边,手足无措,不知该不该按住女儿的伤口。基婷说:爸爸,别按了,按了更疼。做管家的妈妈看到女儿遭遇不测,怒极,上前与疯子搏斗。在生死面前,只有这一家人,只有他们自己,紧紧守护在一起。其他人都跑啊,逃啊。这个世界上,真正会心疼自己的,恐怕就是家人。


主人朴社长为儿子被吓晕而狂怒,他也在守护自己的家人。可是他却对同为父亲的基宇爸爸怒吼。就伤势而言,显然基婷更加严重。可是,朴社长却要基宇爸爸把求生的车钥匙扔给自己,基宇爸爸照做了,此时,他头脑混乱:他是基婷的爸爸,所以他绝不会离开女儿;他是朴社长的司机,所以他要尽心尽力的去送小少爷。他把钥匙丢过去是他的下意识,车是朴社长的,钥匙丢给他无可厚非,自己不去开车,要守着女儿。


问题的关键出在朴社长捂鼻子的动作,曾经他不止一次的提到基宇爸爸身上那股让人不舒服的"气味",现在,在快要死去的女儿面前,这位尊敬的主人朴社长不救人也就罢了,他推开死掉的疯子的时候,还捂上了鼻子,他到底是有多嫌弃"穷人的酸臭味"?!富人的命是命,穷人就只配互相残杀,再冲着富人卑躬屈膝?


在这一瞬间,在死亡面前,尊严突如其来,这位爸爸拿起带血的刀,刺向朴社长。寄生虫在对生命绝望的情况下,反噬宿主。


基宇爸爸刺杀朴社长


有很多人说,富人很善良没有做错什么事情,却被杀了。


只是因为,他面对的,是一个丧失了所有尊严却没法保全自己女儿性命的父亲,对生存的不公,对命运的无力,个人尊严瞬间爆发了。哪怕只有一瞬,也足够他把刀刺向对面这位掌握财富地位,生活优渥,总能第一时间掌握资源去维护自身利益的命运宠儿。他不仅看不到自己的悲哀和难处,甚至用界限,用对气味的厌恶,去无视甚至蔑视自己这群上进但无用的穷人。朴社长代替整个上层阶级承受了这一刀。


基宇爸爸刺完这一刀,又恢复往日状态,勇气丧失,躲进黑暗地底,每天向朴社长赔罪。


但他曾要过尊严,哪怕只有片刻。


基宇爸爸躲进防空洞,每日向朴社长赔罪


结语

如果生在阴沟,就要有认命的自觉?


豪宅和半地下室的差异,是由来决定的。


如果钱可以决定一切,那就为了钱去拼尽一切。基宇幻想着可以和多蕙恩爱结合,幻想着成为一个有钱人,摆脱寄生虫的生存困境,他拼尽一切,不认命。可是好悲哀啊,如果道德的沦丧,人性的丧失都成为拼尽一切的手段,那么拼尽一切之后,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?他想要的追求的命,还是美好的命运吗?


如果从人变成鬼,就能过上人的生活。那还是认命吧,起码能保有心灵的安宁。


能不能有尊严的活着,是生存者的思索。假如不想过寄生虫的难堪生活,应该思索的是如何联合起来改变生存现状,而不是把残存的尊严也丢掉。




END:这里是哦,不迷路。

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成人AV手机在线观看_香蕉伦理_无码AV草小姐姐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拿奖到手软,电影《寄生虫》成功的背后:能不能有尊严的活着登望岛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a8La.com/article/76.html
有关热门【拿奖到手软,电影《寄生虫》成功的背后:能不能有尊严的活着登望岛】的标签